走过了慢慢

如题

小甜心送的小花花

逃避虽然可耻但有用

学校里有招聘老师去新疆的
如果可以我想把自己“买了”

就算是逃避也好,我真的有点受不下去了

树(一)

伸着懒腰一个不小心树枝就从小臂和指尖窜出来。脚也不甘示弱,向潮湿温柔的泥土扎去。

“哦,小蚯蚓不好意思我是第一次这样,但愿没有毁掉你的家”趁着还能说话的时候。

继续伸着腰,空气和清风灌进胸膛打开了骨骼和肌肉,

从脚下吸收的水分和养分反馈到血液里,爽快的差点呻吟出声。

不,这怎么可能忍得住呢?

霸道的无法抗拒,却温柔的像回到子宫。

这股力量给了我保护自己的能力,

也让我的神经重新发育,

悉悉索索的神经末梢裹挟着这股能量冒出了体外。

遇到的阳光就像星星之火,反馈出绚烂的生命。

嫩绿到深绿,

在阳光和阴影的明暗组合中就这么堂堂正正的显露。

血液在阳光照耀的瞬间放弃了颜色

放弃了让我变得复杂的成分

转变的过程就像纪录片的延时镜头

内部的改造显得更加隐秘和神奇。

血管还好,虽然不再输送血液

心脏还好,虽然不再作为单独的形式出现

眼睛还好,虽然不再视物

肺部还好,甚至还能自给自足。

喉咙还好,风和雨点都能替我说话。

大脑还好,直接交流会更有效率。

糖纸作滤镜…太糊